首页最新随笔(rss)

《初春的一个夜晚的随笔》

初春的夜晚,有一丝丝细雨,洒落在带着皱纹的脸庞,虽然有点寒意,但已没有深冬时的刺骨了!路边的野花野草也已入眠,在等待明日的缕缕阳光! 路上熙熙攘攘赶路的人,有人是新一天的开始,有人今天的剧终!反反复复,复复反反,光阴荏苒,过去了不能复返,等待明天的依旧是那反反复复复复反反,如那首歌,“...曾经在幽幽暗暗 ,反反复复中追问,才知道平平淡淡,从从容容才是真...”是啊,反反复复平平淡淡才是真,起码大部分人是。曾经总认为自己与他人不同,总认为自己总会不同于别人,而今,而立之年明明白白的认识到自己,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草根,挣扎在生存的边缘! 伪装,听起来是个贬义的词语,可猛然觉得这词力量无穷,多少人栽在这里,又多少人从这爬起!

2019-03-06 22:19 作者: yangjj【评论:0】【阅读:3】 

又有几个月没来这了

    再次打开这个博客,已经间隔四个月, 宝宝也已经9个月大,我和妻子也随之长大了一岁,二老也老了一岁,今天刚好是正月,刚过完年,厂里的生产任务因为人员问题,还不是很忙,就来这儿溜达溜达。
    去年的12月份,工作的地点已经从一个偏僻的地方搬到一个更偏僻的地方,我上下班就靠我那个自行车了,然而要是下雨了也就只能滴滴了,确实有点不方便,
    每次回去之前都有点小小的激动,想抱抱我那可爱的小女儿,他现在已经回啊啊的乱喊了,反正只要开心了就会啊啊啊啊的喊几声,声音拉的长长的,有时候还要摇头,年前我回去见了还不让我抱,哈哈,也会翻身了,那天晚上都翻到递上去了,使劲的哭,想想都心疼。早上醒来一睁眼也不哭,自己用左手玩她的右手,或者用右手玩她的左右,有时候逗逗她,就开心的使劲的笑,摇头,身上滑溜溜的。
   今年过年没打牌,也没怎么出去逛,就在家里跟舅舅还有表弟喝了点,剩下的时间基本就看着宝宝了,二老有了宝宝也是开心乐怀,好多年没见二老有这么开心的过年了,这就是绕膝之福吧。
   现在离他们1500公里之外的我,还在公司,今天不是很忙,就随笔几句,今年何去何从貌似还没有眉目呢,走走看看吧

2019-02-15 17:50 作者: yangjj【评论:0】【阅读:3】 

老的表现

老的表现 2018年12月30日,智国兄娶媳妇。喝喜酒时,同坐一桌的,除了个别的不认识,多是同学或30多年前的老相识。那天下午下雪,晨虎和另一位同学特地冒雪从杭州开车过来。坐下后,先是说各人的外貌,评说头发是变“荒山树疏林”还是变“不毛之地”了,面孔是“平整如昔”还是“沟壑纵横”了,再是问各自的健康状况,血压、血糖什么的,然后是说儿女:已成家的就问有孩子了没?男的女的?多大了?还没成家的,就问何时可以喝喜酒?大家互相问答着的同时,不免夹杂几声感叹。 喜宴开始时,我问坐我旁边的晨虎:喝吗?他说当然!我说那车呢?他说:停这里吧,今天就不回去了!于是就倒上酒,开始喝起来。 同桌10个人,记得是4个喝白酒,6个喝红酒。在座的人每个人都依次相互碰杯喝一轮后,话题就开始变为回忆往事。以前喝酒的种种故事,此时就借着酒精,开始被一个个抖搂出来。 坐我对面的是锡坤,说起他和晨虎还在城关中学教书时,有一次在外面喝酒,两人都喝多了,骑一辆自行车回学校去,是锡坤捎的晨虎。由于当时街道没现在这么宽阔平直,照明也没现在这么好,加上酒喝多了,一不小心就撞到路边一个石堆上,两个人都狠狠摔了一跤。晨虎补充说,幸亏没摔破脸!当时竟一点不觉得痛,第二天手脚和身上才开始真正感到痛。还有一次他们两个也是喝多了,回校时,有一位老师因母亲去世,把棺材停放在晨虎宿舍下面的楼梯口。城关中学教师宿舍当时是一座有点像四合院的老房子,到了晚上黑咕隆咚的,晨虎因为酒多了,走路不稳,就扶着墙壁往楼梯口走。也许是怕失火,棺材边也没点蜡烛,所以他根本没注意到楼梯口放了一口棺材,结果要上楼时,手扶到了棺材上,一下子把酒都给吓醒了。 这样喝着说着,不知不觉就喝了不少酒。刚坐下的时候,大家都说现在不比以前,酒要喝,但少喝点。等喜宴结束一看,我们4个喝白酒的,喝了3瓶高度的剑南春。 喜宴结束时,外面下着雨。我与锡坤隔江而居,加上我有事要与他商讨,他就和我共撑一把伞,步行回家。到浣江桥头时,见雨下得不大,我就让锡坤就此回转,可他非要过江把我送到楼下,然后才摇晃着身子回家去。因为下午下过雪,夜里又下着雨,路面湿滑,我有点不太放心。过了10多分钟,我打电话给他问他到家了没?他说再走200米就到了。 那天,虽然自我感觉酒并不多,但第二天早上醒来,还是满嘴酒味!我想,这就是老的表现吧。 2019年1月7日记

2019-01-08 10:41 作者: jinxing【评论:0】【阅读:7】 

技 术 改 变 世 界

网站分类

统计信息

最近更新博客

博客排行榜[前17人]

站点统计